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丽心情的博客

记录美丽心情 畅言快乐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美佳丽杯]永远的牵挂(原)  

2009-01-12 16:05:52|  分类: 心情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最害怕看到眼泪,可每一次告别怎么也抹不干姥姥脸上的泪水。天色渐渐暗下来,爱人又一次轻声催促该是起程的时候,握着姥姥青筋纵横的手,还是不舍得说再见。她翻来覆去地嘱咐“过年必须回来,回来…一人都不能少。”看到混浊眼里流露出的深切期待,我们早已商量好的计划再没有人忍心说出来。给她一个肯定的允诺,只要再过半个月,我们还会陪着妈妈回来一个不少地站到她的面前,她孩童般开心地笑了,终于肯放开拉着我的手。

回乡的路并不遥远,驱车也只需一个小时,但平日里忙碌的工作,琐碎的家务、应酬羁绊了探望的脚步。通过电波送去问候,知道耳背的姥姥根本听不清楚,形式主义的电话只是为了让她知道,我们深深牵挂着她。

车在回往太原的路上飞驰,我很沉默,想着姥姥依依不舍的目光,一种无言的伤感涌上心头,装着困倦悄悄擦拭眼角滑落的泪水,回忆起她当年的模样。

童年时,我最盼望着放暑假。爸爸妈妈忙于工作无暇顾及我们,一到假期就会把我们送到姥姥家托她照顾,在城里憋坏的我们恨不得长个小翅膀“呼啦”一下就飞到县城去。姥姥是出了名的能干人,中年丧夫的她果敢、勤快,楞是凭着自己耕种几亩自留地拉扯大五个子女,从牙缝里省出钱盖起五间大房子。孩子们都大了成了家,日子一天天好起来,劝她在家享享儿女福,甭去地里风吹日晒锄一把汗一把的辛苦了,可她就是不同意,她说,外甥们爱吃她种得玉米南瓜,从城里回来了,还能到地里摘豆角、黄瓜、西红柿尝鲜呢。当我嚷着要跟她去地里时,她总是笑眯眯把一个大大的草帽扣在我头上,找个小小的锄头让我扛着,整得也象模象样的。只是一到地里,我就扔了锄头丢了草帽在茂密的玉米地里钻来钻去,追赶白菜园里起起落落的蝴蝶,捕捉草丛中慌乱逃窜的蚂蚱,当我的战利品差不多要装满玻璃瓶时,就能听到姥姥穿越玉米地亲切的呼喊:“芳儿,回啰,回去吃饭啰…”当天餐桌的内容是相当丰富:嫩黄的玉米棒、香甜的南瓜瓣、撒满白糖的西红柿、脆生生的黄瓜片儿…院子里的老黄狗也有它的开心,在我的教导下,那些个蚂蚱一个个成为它嘴里的最有滋味的美食。

那是个缺油少醋的时代,姥姥凭着一双巧手,把家常饭做成至今根本无法比拟的无上美味,飘散醋香的拌汤和子饭、清凉败火的炒米稀饭、松软甘甜的玉米面发糕、香辣可口的酸菜豆腐…只要望见姥姥屋顶上炊烟渺渺,我总是第一个冲回去,一进院子就能闻到饭菜诱人的香味,勾得人口水直掉,接着就是风卷残云般狼吞虎咽。这时姥姥又会笑眯眯看着我,“慢点吃,锅里多着呢。”至今还怪姥姥,除了遗传因素外我胖也是因为她把饭做得太好吃了,想少吃都难。

那时姥姥常对我说“外甥子是狗,吃了就走,等你长大了就不喜欢来看姥姥了。”我永远都说“我才不是吃了就跑的狗,我长大了挣多多的钱,买大大的房子,就要接姥姥一起住呢。”听了这话,姥姥总是很开心。

多年以后,姥姥还真住进了我的房子。与小时候设想的不同,我没有让她舒舒服服享清福,她却是为了伺候我而来。因为婆婆下世早,母亲又工作繁忙,谁来照顾月子里的我成了家里一大难题。姥姥得知消息,不顾自己已73岁,还有眼底出血的旧疾,提前就赶来等着重外孙的出生。姥姥是重男轻女的典型代表,本来说好只负责我出满月就走,一看我生了男娃,就乐得合不拢嘴,和我一住就是半年。每天清晨,她就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鸡蛋羹放到我的床头柜上,看着蓬头垢面的我把它喝下去;待我梳洗完毕,桌上正餐已摆好;上午十点下午三点,蒸水蛋三个雷打不动;午饭晚餐想着法的变换着花样。在她精心照料下,我和儿子的体重都上足了发条似的直往上冲,我愁了,她反而乐不可支。晚上,她喜欢抱着重孙咿咿呀呀说话,“嗯…宝宝乖…哦…宝宝睡长肉肉…长成一个小虎虎…”慢慢的”虎虎”就成了儿子的乳名。

终有一天,岁月无情地击毁了姥姥的身体,“脑梗阻”毫无征兆突然袭击到她。看到她打着点滴插着氧气口眼歪斜无力睁开双眼的样子,我的眼泪开始泛滥,背着大家一个人躲在医院楼梯口,心里开始默念:“天上的观音菩萨,西方的基督耶稣,不管哪路神仙保佑我的姥姥吧!只要她能救过来,求你们把她救过来!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报达她…”在亲情面情,平日里伪装的坚强根本不堪一击。也算老天垂怜,姥姥终于挺了过来,从前那个精神矍烁、行走如风的小老太太只能终日瘫卧病榻,吃喝拉撒全部需要人帮忙,变得弱不禁风,象是随时就要被折断的老树枝般凄楚无助。她变得絮絮叨叨,怕这个嫌她,又担心那个不来看她,说自己成了废物不招人待见了。其实,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,不管伺奉她有多累多辛苦,也不管医药费多么昂贵,她的儿女后辈们都如对待古董一样珍爱着她。她的一生好日子过得太少了,我们无法阻止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,我们只是希望她能活得更长久些,只要她活着,我们就努力让她快乐。

随着心情渐渐好转,姥姥的身体恢复得很快,能扶着床自己走几步了,笑容慢慢又回到她的脸上。只是,她对亲近的人愈发依赖起来,只要能想到的理由一定会要求我们回去见她,并且全家大大小小数十口,哪个到了哪个没在她记得清清楚楚,一点也不糊涂。姥姥成了联络这个大家庭情感交融的一座桥,这座桥以血脉相连,用温情架铸,柔软而钢劲。

刚刚为姥姥过了八十五岁的生日,在回家的路上,又开始盼着春节的到来,盼着去握住她温暖的手,盼着为她梳理满头银发,盼着她健健康康长命百岁!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”姥姥,是我永远的牵挂!让我们相互温暖,相互依赖超越尘世所有的龌龊肮脏,更长久的拥有这份无暇的真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4)| 评论(10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